歡迎光臨衢州金?;蒉r信息咨詢有限公司官網!
傳播農業信息
服務農業市場
服務熱線:15314612122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新聞資訊
精準施策,挽回疫情給衢州市村級集體經濟增收帶來的影響

發布時間:2020-05-13                   信息來源:浙江農業信息網

    近期,衢州市對新冠疫情影響全市村級集體經濟情況開展深入調研,調研結果顯示,一季度,全市村級集體經濟收入低位起步,實現全年增收目標面臨較大壓力。截至3月底,全市1482個行政村總收入28316.25萬元、經營性收入5851.63萬元,分別較去年同期下降32.00%15.90%。

 ?。?/span>1)結構性減收明顯。

  一是村級物業租金收入下降。受疫情影響,全市村級物業出租難、租金下降、政策性減免等問題比較突出,影響村集體租金收益。一季度,全市村級物業租金收入2157.76萬元,同比下降10.38%,僅占去年全市村級物業租金收入的16.93%。如衢江區樟潭街道沈家村,因店面關停、租金減免等原因損失物業租金收入逾100萬元;江山市集體經濟薄弱村“紅色物業”經濟園小微園屬31個村聯建房,為10家入駐企業減免3個月租金,共計68萬元。

  二是土地資源發包收益減少。部分農業生產經營主體下調土地流轉租金,有的延期支付土地流轉租金,導致土地等資源資產發包收入減少。一季度,全市土地等資源資產發包收入1197.05萬元,同比下降4.62%,僅占去年土地等資源資產發包收入19.29%。如常山縣白石鎮聚寶村原計劃于年初對村集體280畝山林及可開發林木資源進行發包,但受疫情影響,測量、評估等工作推遲到4月,預計減少發包收入2萬余元。

  三是產業經營減收明顯。疫情期間,全市農家樂、民宿、農村家宴等經營項目全部停業,鄉村休閑旅游全面停擺,涉及集體經營的各類項目全面減收。如開化縣音坑鄉下淤村,作為村集體收入重要來源旅游收入較去年同期減少8萬余元,同時,因為商戶減免租金2萬元,當季兩項減收高達10萬元以上。

 ?。?/span>2)集體經濟項目建設放緩。因疫情影響,項目建設進度全面放緩。其中,江山廿八都鎮林豐村預算投資310萬元的綜合物業用房、花橋村計劃投資291萬元建造黨群活動中心項目,立項申報推遲實施;山峰村投資150萬元的物業樓項目復工時間推遲,建成投入使用暫時擱置。常山縣輝埠鎮6村抱團金輝廠房項目,計劃3月底建成完工,目前推遲到6月。

 ?。?/span>3)結對幫扶受制復工復產進度。受疫情影響,企業推遲復工復產,影響發展村級集體經濟項目進展;部分企業自身收益受損,減弱了幫扶能力;個別企業結對幫扶意愿下降,為消薄增收帶來不確定性。如省出版社聯合集團結對幫扶開化縣何田鄉陸聯村茶葉體驗中心項目,因疫情期間停工,致使項目延期2個月完工,預計減少收益2萬元。開化縣村頭鎮芳林村因結對企業受疫情影響減少農產品采購,造成預定的4000斤蓮子酒滯銷,村集體減收8萬元。龍游縣小南海鎮新山水村暫緩執行橘子、黃桃、葡萄等農產品銷售項目合作計劃。

 ?。?/span>4)村級防疫支出明顯增加。疫情期間,村級集體承擔著網格化排摸、交通和人員管制、防疫宣傳等重要職責,需新增人員誤工工資、防疫物資采購等支出。據統計,因疫情防控,全市村級集體增加支出7508.42萬元,其中誤工補貼6330.59萬元、購買防疫物資支出1177.83萬元,村均支出達5.07萬元??鲁菂^反映,全區171個行政村比平時多支出了約800萬元;衢江區反映,疫情期間共增加支出約2352萬元,村均8.7萬元;龍游縣反映,全縣村級集體經濟支出增加1303.42萬元,均用于防疫誤工支出和購買防疫物資。

  針對疫情給衢州市村級集體經濟增收帶來以上四方面的影響,需進一步精準施策。

  一是加強集體經濟復工復產的服務指導。建立市縣領導聯系點制度,推動市縣領導深入鄉村兩級開展蹲點調研、聯系服務、攻堅破難,提振發展集體經濟信心。結合“組團聯村、兩委聯格、黨員聯戶”機制,聯合農村工作指導員、專家人才、鄉賢等成立消薄服務團,開展“點對點、一站式”服務。發揮發展壯大集體經濟領導小組成員單位職能,加強統籌協調、定期研判分析,解決集體經濟“難堵痛”問題。

  二是統籌資源強化集體經濟政策支持。用好“項目、資金、要素”等扶持政策。項目幫扶上,統籌中央扶持、“村企結對”、山海協作等支持政策,堅持項目牽引壯大集體經濟;資金支持上,統籌安排各類涉農資金扶持發展集體經濟項目,并加大對村級組織運轉、村級公共事業和基礎設施建設轉移支付力度;要素保障上,繼續深入挖掘市域土地潛力,借力“十類地”綜合整治、全域土地綜合整治和生態修復等專項行動,加快土地指標換收益助消薄。

  三是探索集體增收新路徑。把握疫情帶來的產業數字化、數字經濟新機遇,引導村集體大力探索“互聯網+”,推動線下經營向線上延伸。整合“愛心購”、淘寶“好貨到村”、攜程、抖音等線上平臺,開發農產品、民宿、鄉村旅游等線上產品,拓寬增收路徑。依托鄉村振興講堂培養村播人才,推廣“電商平臺+社群營銷+直播帶貨”模式,增強村集體流量變現能力。同時,建立物流、產銷合作機制,推動村集體與龍頭企業、批發市場、旅行社長效穩定合作。四是因村制宜差異發展村級集體經濟。分析各村產業特點、項目類型、資源資產稟賦,因村制宜制定年度增收方案。支持村集體在經濟開發區、城鎮商業區、城鄉一體新社區等區位條件較好、產業集聚度較高區域購置、建設村級物業,發展“飛地抱團”物業項目,通過租賃經營為村集體提供穩定收入來源,緩解疫情對集體經濟帶來的沖擊。
山东麻将二五八做将 澳大利亚快乐8 股票分析师工资高吗 吉林快3预测图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走势图下载 上海股票涨跌排名 香港股市分析 青海快三漏洞 湖北快3推荐号码 北京期货股票配资公司 内蒙古快三500期走势